重庆一可食品有限公司欢迎您,本公司专业从事炒货生产批发,主营瓜子、炒货系列等。
全国服务热线:

023-49838666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报道 >

嗑瓜子儿那些事

文章出处:未知 人气:发表时间:2019-08-29 09:38

尽管知道“吾生也有涯”,但劣根性还是会促使我自觉不自觉地做着许多消磨岁月的没意义的事情,比如“嗑瓜子儿”。就从20岁算来,被我嗑掉的日子总得有一两月吧。

在众多的瓜子里,比如南瓜子、西瓜子、冬瓜子、丝瓜子、吊瓜子等等,我喜欢的偏是 “非瓜所生”的瓜子儿---葵花籽儿,那种“ 头尖尾圆”“身黑边白”的葵花籽儿。

最适宜嗑瓜子的季节是秋冬。因为每年10月底左右,新瓜子才能上市。最适宜买瓜子的地方是菜市场:方便,新鲜,有烟火气。买完葱姜蒜,拐到炒货摊前,不及说话,围着长花围裙的老板娘就会热情招呼:“您来啦,还一样?新瓜子、原味、一斤?”“这次二斤,分开装。”她便从里边伸出一米多长的长柄勺,在特大的敞口芦苇筐里擓上一勺,过称,或增或减,略作微调,装袋。照例一句“您慢走,好吃再来”。摸摸袋子,还热乎着呢!回家,做饭,吃饭,收拾,净手,一杯茶,一本书,一盘瓜子,开始了我每周一次的浪费岁月的美好时光。自秋徂冬,周而复始,不知满足。

 

究其原因, 除了“吃不厌、吃不饱、要剥壳(丰子恺语)”外,还因为爱屋及乌:我爱向日葵。它阳光般的金色、合乎圆规轨迹的花盘、向日而生的特性都使我着迷。小时候,我曾把家里所有的废旧脸盆都种上葵花籽儿,早晚搬到屋檐上去接收露水,白天搬回檐下躲避烈日和暴雨。精心伺候,期待花开。可是,很少成功。拥有一块地,栽种一大片向日葵,拥有一大片金色,成了我的梦想。可惜,栽种梦想没实现,吃它的籽儿倒上了瘾。想来好笑。

 

嗑瓜子儿,不为饱肚,只为享受过程:捏住瓜子尾部,尖头垂直于嘴,侧立着,上下门牙微微一嗑,“格”的一声,壳仁剥离;“啪”的一声,壳儿飞出。 整个过程,干脆利落,有声有色,有型有味。高手吃过的瓜子壳儿只是微微咧开了嘴,整体完整,不仔细看,还以为没动过呢。最妙的是瓜子仁上的那层果衣,偶尔随口吹出,因风飞舞,称得上“质如蝉翼,姿若仙袂”。有时,一“嗑”竟蹦出两粒仁儿,此乃意外之喜。

 

嗑瓜子儿,一定得有一段完整的时间,才能享受充分。因为,一旦开口,休想停住,所谓“勿完勿歇”。为了磨砺意志,有时吃到中途,我故意命令自己“这是最后一颗,放手,必须!”意念动摇中,右手又已伸向盘子,下一颗又已送到嘴边。只得自我开解:“到嘴了,总不能送回去吧,多不卫生,最后一颗” !如此斗争,直到盘里真的只剩最后一颗, 抓空了,才作罢。否则,当下那颗只是“承上启下”罢了! 我之意志薄弱,可见一斑!

丰子恺曾把吃瓜子和抽鸦片相提并论,两者都会误国。读来汗颜,好在,我只是一介草民,不至于因嗑瓜子儿而误国吧?

 

嗑瓜子儿久了,就积攒了许多记忆。

最坑人的,是读高中时候武阳电影院门口卖的炒瓜子。递上从牙缝里挤出的一角钱,小贩用直径5、6厘米,高15、16厘米的小竹筒在盛满瓜子的团萁里使劲一舀,还堆个尖儿,倒给你。但直觉告诉你,竹筒和瓜子的体积不相称,可又发现不了哪儿不对劲。后来,才知道,竹筒的底部往里凸出一大节呢。我想,这绝非竹节长成那样的本意吧。

 

最美好的,是大学时候和闺蜜老段、阿黄进市里,第一次见到那么干净大粒的瓜子,买了一斤,边走边嗑边聊天,然后越走越远,迷了路,一斤瓜子嗑完了,还没回到学校。

 

最好吃的,要数北京西什库大教堂外面的炒货店的瓜子。15元一斤,绝对干净,绝对饱满,绝对个儿大,感觉是层层筛选、颗颗选拔出来的。买者排长队,吃后念念不忘!

 

最壮观的,要数北京宣南书馆嗑瓜子的场面。台上连丽如先生说《水浒》绘声绘色,台下是几百号听众 “格”“啪”“嘁嚓”“嘁嚓”的嗑瓜子声。此消彼长,此起彼伏,中间叫好声,掌声,场面热闹而壮观,气氛市井而文艺。那么喧闹,可你一点不觉得哪儿不好。台下的声音不仅不干扰台上,反而营造出一种属于老北京书馆茶馆的独特氛围, 为说书人助了兴。在那里,不嗑上一袋瓜子,不买上一壶茶,你都不好意思。当然了,说书人要是没有点儿本事,只怕说着说着就成了听众了——听台下的瓜子声儿呀! 所以,瓜子声儿也是检验评书人水平高下的一个标准。

 

嗑瓜子儿,好没意义!

可是,活着活着,怎么净剩下些没意义的事情了呢!

此文关键字:嗑瓜,子儿,那些,事,尽管,知道,吾生,也有,涯,